思路客小说网首页 -> 武侠修真 -> 《医生大佬是白切黑》 -> 正文
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医生大佬是白切黑书页 』

医生大佬是白切黑 第381章 花家祭祖,他祝你幸福

(为方便您阅读医生大佬是白切黑最新章节,请记住“思路客小说网”网址https://www.xiaoshuoba.net,并注册会员收藏您喜爱的书籍
    启动新域名花绝哼了一声,她自然是哪个都不想选。141biz

    “你不用拿这个来压我,爸妈说了,只要我在30岁之前继承公司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花昱倒是笑了,声音含着几分戏弄的:“花小姐,你觉得我是个死的,我不会主动去和爸妈说?让你尽快继承公司?”

    花绝无语……

    “你还是男人吗?你怎么一点野心都没有?你真的甘愿把公司让给我?”

    “我是男人的同时,还有个身份,是你哥哥,kary集团是我唯一能给你的,因为其余的我都要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“叮铃铃……”花昱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是家里人打来的,让花绝和花昱现在回家,因为今天是大日子。

    花昱将手机放在了口袋里面,表情顿时间凝重了几分“走,回家祭祖。”

    每一年的祭祖大典,办在花家的祠堂,摆上牌位,贡品和金钱。

    只要是花家的子孙都要来,谁若不来,就是对祖先的大不敬,不想被逐出家门的可以不来。

    花绝之前,三代单传,都是儿子。

    到了花绝父母这一代,花绝的母亲是独生女,没有亲的兄弟姐妹,只有堂兄弟妹等。

    是了!

    花家,是花绝和花昱母亲的家族!

    花昱和花绝之所以姓花,也是因为母亲姓花!

    而父亲姓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花家的祠堂,外面有重兵把守,每当这样重要的日子没人能进的来。

    花绝和花昱,是最后才来的。

    花绝母亲穿着黑色的大衣,头发盘着,一丝不苟,那张保养到精致的脸让人完全看不出年龄,一双幽冷的丹凤眼,薄眼皮,细长到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花绝恭恭敬敬“妈。”

    花昱恭恭敬敬“母亲。”

    花杏堂声音浅浅,发出一个单音节的“嗯。”

    然后。

    花昱和花绝两个人才看向了父亲梁启仁。

    花绝觉得她爸又胖了,她爸其实特别高,净身高的话有190呢,之前梁启仁是花杏堂的保镖,两个人是日久生情。

    阶级不同的人却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花绝实话实道“爸,你穿黑色西装,显得你又高又壮的。”

    梁启仁“……”

    花昱“……”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    花杏堂暗自瞪了花绝一眼,嗓音凛凛,“祖辈面前没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知错。”花绝见好就收。

    很快的祭祖大典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花杏堂和梁启仁站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花家夫妇现在是花家年龄最大的人,花杏堂的父母,已经去世。

    花绝和花昱站在第二排。

    剩下的亲戚,和花家沾边的,都站在后头。

    花家,现在是花杏堂的天下。

    日后就是花绝和花昱的。

    明眼人都知道是这个理。

    很快的祭祀大典的奏乐响了起来,花昱身为长孙,手握三支长檀香,对着牌位鞠躬,“花家第二十一代子孙,花昱,”

    花绝也握着三根香,“花家第二十一代子孙,花绝,”

    “花家后代,定不忘祖宗教诲,堂正做人,踏实做事,以偷窃漏税为耻,以拉帮结派为耻,定当爱国爱家,不做背信弃义之事,不做落井下石之事,定一步一个脚印,将花家产业发扬光大,名扬海外。”

    花昱和花绝祭拜结束之后,剩下的子孙也都要按照长幼有序的顺序来说。

    这就是每年的花家祭祖。

    非常严肃,不容许出一点差错。

    祭祀结束之后,花杏堂走了出去,花绝和花昱都跟在她的身后,这也是规矩。

    “你哥给你介绍的相亲对象,听说你不喜欢?”花杏堂看了一眼身后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妈,我的确不喜欢,我和我哥的眼光不一样!我们俩有代沟了!”花绝早就对花昱不满意了,趁着今天当着花杏堂的面告状了。

    花杏堂:“男人和女人的眼光,很少有一致的时候,那就不要他的人!”

    花绝顿时间乐了,笑着说好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秒花绝就笑不出来了,

    只听花杏堂说道:“不过你哥说的继承公司的事情,倒是可以提上日程了。”

    花绝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泞城沈家。

    沈潮生在办公室和沈承川吃饭,他不喜欢吃奶黄包,但是今天却点了。

    沈承川“爸,我妈又不在这。”

    “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习惯点她爱吃的菜,习惯了接受自己不喜欢的。

    慢慢的从不喜欢,也变成喜欢了,都是习惯了。

    言归正传“kary集团董事长要换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换谁?”沈承川问道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反应,沈潮生颇为讶异,皱了眉头,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花家的事情,我已经不想关注,也没时间关注。”沈承川端起一杯茶,慢条斯理喝了起来,齐整的眉头微微地敛着。

    那茶香四溢,拂过他的眼角眉梢,待到下一秒的空隙顿住,因为听见沈潮生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花绝。”

    沈承川端着茶杯的手指微微的晃动了一下,只那一秒钟,随即应声“哦。”

    沈潮生“沈家要派出个代表,去朝成参加,你去不去?你若不去,那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你去。”沈承川毫不在乎的样子,就像是谈论寻常天气那般的无所谓态度。

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。”沈潮生对他只能摇头。

    幸福是把握在自己手里的,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他到底知不知道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时分。

    沈承川开着车在泞城南路上,路上的车不算多,因为沈承川走了一条新城区的路。

    拐弯的时候,沈承川看到一个女孩子,差几秒钟没赶上公交车,正追着车跑,可奈何你跑得岔气,还是没赶上。

    沈承川不是个乐于助人的人,但一看表,现在是黄昏,估计前面的车是末班车。

    他的车子横了过去,停在了女孩脚边。

    打开副驾驶的车门。

    “快,现在还能赶得上。”

    女孩一愣,待到回过神来,赶忙上了沈承川的车,

    一边系安全带一边朝着他点头一下,“谢谢您!”

    “坐稳。”沈承川一个加速度,车子直接冲了出去,如同离弦的箭般,不畏规矩。

    在蓝色公交车的前方,一个刹车,好了,赶上了。

    下车,女孩子再次对他道谢。

    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工薪族,但是看沈承川的气度和相貌,知道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“还好赶上了,不然我真后悔贪嘴吃了串路边摊,误了末班车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女孩就走了。

    终于还是坐上了末班车。

    她很幸运,但是很多人是没机会坐上末班车的。

    差之毫厘的距离,

    往往就是失之千里。

    沈承川沉默地开着车,趁着红灯,掏出手机打通了沈潮生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我去。”直接蹦出来这俩生硬的字。

    沈潮生嘴角一抽“这是语气感叹还是决定?”

    “后者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时间是明天下午。自己看着办。”沈潮生率先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沈承川的表情却是凝重了起来,也不知道心里面在想什么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kary集团的交接仪式非常隆重。

    花家,向来自尊好面,凡事不求做到最好,但求做到最繁华。

    这方面花绝有些不喜欢,她更喜欢一切从简,像是沈家其实就挺低调的。

    但现在她在朝城,那么就得按照朝城的规矩来,更何况她生在了花家,花绝握着话筒,站在了一千多号大大小小的员工面前。

    “各位你们好,我是花家花绝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花绝就顿住了。

    不说话了!

    大家伙都在等着呢,然后呢?

    我是花绝,然后你倒是接着说啊。

    花绝隔着人群,静静地看向沈承川。

    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落在了他的肩头,他的背影仿佛都笼罩上一层不真实的金光了。

    花绝回过神来,按压下心头很激动的情绪,随即不动声色的收回了目光,再次将自己的视线对准了大众,声音却变得高昂明亮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从今天开始,将由我正式接受kary集团,在这里我想要说明一下我对公司接下来的规划,首先是……”

    嗯,她是花绝,是现在kary集团赫赫有名、光明正大的董事长。

    她现在站的高度,是比沈承川还要高的高度了。

    她拥有的权利、金钱、人脉和市场,也是在场很多富豪都没有的,或许这辈子都没有了,因为这是人家几代人积累下来的产业。

    花绝只是拥有着这些光环,但同时她各方面的压力也很重。

    待到花绝的致辞说完,台下掌声雷鸣。

    无论是真心佩服还是不真心,都要鼓掌才行。

    沈承川站在最外面的角落,如同格格不入的外行人,但是他也从口袋里掏出两只手,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这掌声是由衷的。

    然后,他很快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沈承川!”花绝在后面叫他的名字,

    是刚上任的花董事长,却一心只想着前方那个在走路的男人。

    沈承川顿了一下步子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来,看到花绝被好几个男人给包围住了。

    都是些高富帅,居高临下如同看大熊猫似的,看着花绝。

    “花总,我仰慕你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花总,我和你哥哥是很好的朋友,不知道能否有机会认识一下花总?”

    “花总,花总”几个人围她个结结实实的,不让她走路。

    花绝叹了口气,这都是些什么人啊,“不好意思,我对你们,都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然后她推开了这几个男人,径直地来到了沈承川的面前。

    仰头。

    看向他的眼神,含着几分的愧疚和抱歉,勾了勾颊边的发丝,“你别误会,我哥哥要给我介绍相亲对象,我都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沈承川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误会什么?

    就算是误会,又怎样?有何干?

    但是花绝不懂,她很想问他怎么会来,沈承川却回答说:“你可以试试相亲,回去之后,我也要相亲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有些不理解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祝你越来越好,无论是工作还是爱情,都祝福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在花绝的沉默中,沈承川拥抱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但是花绝,一点都不喜欢这个拥抱。

    她木讷地被沈承川抱着,直到他松开手,说了一声再见转身离去,她只能凝视着他的背影,心很疼,心里面淅淅沥沥下着雨。

    不远处,花昱将这一幕皆收眼底。

    花杏堂站在他身旁,气质凛凛,“那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沈潮生的儿子,沈承川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不就是江家千金的儿子了?”花杏堂微微眯眸起来。

    花昱顿时间哭笑不得,

    拜托啊,可沈承川毕竟是姓沈啊,“那小子的人品不咋地,身边女人很多,他配不上我的妹妹,因为花绝太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把你调查的东西,发我一份。”花杏堂说完就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太干脆的花家人。

    却出了一个不干脆、放不下的花绝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承川一个人回到了泞城,一个人驱车回家。

    这几年凡事都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做,没有期待没有期望,没有幸福感。

    对万家灯火,他也没什么感觉!就像是沈潮生说的那句话,习惯了。

    沈潮生习惯了娇妻入怀,习惯了柴米油盐,习惯了烟火味道。

    而他沈承川,习惯了冰冷和孤独,习惯了为了工作忙碌,

    习惯了不去计划拥有另外一个人的人生!

    “我的儿媳妇呢?”此时此刻,只有江春和自己在家,见沈承川进门,她进门就这么问道。

    沈承川脱了外套,笑了笑看江春和,“我宠别的女人,你能乐意吗?”

    江春和一身鸡皮疙瘩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她儿子啊,现在在撩她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不乐意的,我有一个老公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沈承川却是摇了摇头:“我怕找个儿媳妇回来,你看我太宠她,对你冷落了,你会吃醋。”

    “喂沈承川,别拿这个来搪塞我,所以我没有儿媳妇咯?!”江春和才不吃他这一套,劲劲地说道。

    沈承川反问江春和:“你很想有吗?”

    “嗯哼”她当然也想养个小宝宝玩。

    沈承川的话,含着漫不经心的释怀,好似带着几分孤注一掷。

    “那你给我安排相亲吧!门当户对就行,长相不难看就行。”

    江春和愣了几秒钟,随即笑了笑,“那性格呢,要什么性格的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你这种就行,傻白甜好骗,没心眼一些。”

    说她傻白甜?

    江春和对着上楼的儿子,吆喝了起来:“你给我过来,我保证今天不打死你!”:浏览器模式如果不显示章节内容,点击刷新,找到底部设置菜单,进入设置菜单里点击退出畅读模式即可高速免费,所有浏览器畅读模式都会影响显式尽量退出畅读模式,体验更好,,
上一页 返回医生大佬是白切黑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提醒更新/举报错误/缺字少章
如发现医生大佬是白切黑有章节错误、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、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联系客服中心
小说医生大佬是白切黑最新章节由网友上传,作品仅代表作者孤灯欲眠本人的观点,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。
医生大佬是白切黑全文阅读由思路客小说网(https://www.xiaoshuoba.net)提供,仅作为交流,非商业用途。